字:
关灯 护眼
网站首页 > 我那视后前女友要结婚了 > 75.奶油喷罐

75.奶油喷罐(1 / 2)

75.

姜柏带薪嗑cp嗑了一整天——她特地用小号加了鹿茸cp超话去嗑细节,嗑着嗑着一抬头,发现陆煅狗狗祟祟地溜进陈昭荣的房间。

姜柏当时就下头了——cp还是纸片的好。

真人容易被现实影响,比如在这一刻,姜柏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果被狗仔拍到该怎么公关。

工作室已经和陈昭荣泾渭分明了,现在除了她以外,工作室里几乎没人站在陈昭荣这边。

姜柏给陆游发消息:【如果有一天小陆总和我老板被外界实锤了怎么办?】

【凉拌。】

陆游只有这个回答…她都快求神拜佛让她姐收敛点了!!

陆煅听吗?

不听!!

某大总裁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媳妇。

陈昭荣正在吃她的轻食减脂晚餐。

大明星是这样的,拍戏忙了一整天还要控制卡路里。

陆煅看着那一盘绿油油的菜,忍不住眯起眼睛,拿起旁边的奶油喷罐。

“你…吃轻食,配奶油?”

“…”陈昭荣把奶油抢走,“我就吃了一口!馋了嘛…”

陆煅不控制卡路里,陆煅拿起喷罐喷了一嘴:“巧克力的,味道不错。”

“我超喜欢吃他们家,可惜每次只能吃几口。”

大明星可怜兮兮地看着那罐奶油,陆煅当着她的面,喷了自己一嘴。

“陆煅!”陈昭荣拍她腿。

陆煅忍着笑把奶油浇到她的减脂餐上:“多吃点,今天不会胖的。”

“…哦。”

今天为什么不会胖呢?

陈昭荣叉起一块西兰花,西兰花也就那么大点,她嚼了不知道多少下也没咽下去。

陆煅在她眼前拖衣服。

夏天南方湿热,她们又拍了一天的戏。晚上的戏份里,静宜醉酒被严骏儒的妹妹严雅茗送上前往严骏儒私宅的马车,要是没有霍香拂和辛璜半夜拦车,第二天静宜的清名便能毁掉。

当时元沫出了一身冷汗,看见辛璜的时候还没消了气——得亏辛璜安排她化妆成为静宜的贴身侍女,不然今晚可能真的会出大问题。

至于霍香拂,霍香拂也算是知道一些四公主灵飞的手段,故而今晚多留意了一些,这才有眼前有惊无险这的一幕。

好在辛璜也有准备,大家保住了静宜。

只不过这个中真相便不好多说了,辛璜道谢过后带走了静宜。

因为晚上这出戏,陈昭荣饰演的静宜要一直在马车里,夏季湿热,马车停下时又不通风,拍完以后她的衣服从里湿到外,几乎都湿透了,回来以后第一件事便是洗澡。

陆煅也是,她的戏份是在晚上,可她为了入戏,穿着戏服等了一整天,才顺利演完那几个片段。

陆煅当着陈昭荣的面脱完上衣解胸罩,解完只留给她一个秀色可餐的背影:“我去洗澡。”

“嗷!”陈昭荣食不知味,巧克力奶油也不香了,轻食也不难吃了。

等陆煅洗好出来,餐盒里的那点轻食还没见底,陆煅都笑了:“谁家轻食,这么实惠,吃都吃不完。”

陆煅拿过她的叉子叉了块水煮土豆——果然,水煮的东西,没有好吃的。

陈昭荣忍不住了,扑上去亲她。

陆煅顺势倒在沙发上,她双手扶住陈昭荣的腰,让她在自己身上坐稳。

陈昭荣应该是真馋肉了,咬着她的唇肉不放嘴。

陆煅被磋磨了好一会儿,她才松开。

看,人不吃碳水,是会疯的。

陆煅把人分开,问她:“你今天都和刘亦景说什么了?”

陈昭荣闻言新奇地看她:“难不成你吃醋了?“

“那倒不是,陆游想把她挖到我公司,我来打听打听情报。”

陈昭荣更惊讶了:“现在吗?”

“嗯?”

她指着她们俩:“现在?我坐在你身上?你问我工作?”

陆煅张张嘴,干巴巴地问:“不…不行吗?”

陈昭荣快被她气死了,狠狠拍她pi股:“你回你房间自己睡去!”

有些人打别人pi股是要做好被打的准备的,陆煅把人按在自己怀里,好好打上几巴掌陈昭荣才算消气。

不过也只是消气,陆煅四周找了找,不得不说,她俩为了防止情趣道具被别人看见,一直把箱子藏得很隐秘。

陆煅说:“我有点怀念咱俩合租的时候了。”

那时候从哪个顺手的地方都能拿到道具。

陈昭荣看了一圈也没看见顺手的道具,只能先坐起来捋头发:“管赫的事怎么样了?”

“有人举报他挪用公款,警察正在查呢,他没少收来路不明的钱,经不住查。”

“我工作室那边让官海掐断了,现在也不好翻脸,除了姜柏,我连司机都没有了。”

陆煅“啧”了一声:“官海和他大爷官商勾结,牵扯太多,我二哥这次就是被他大爷背地里搞了。看来咱俩想要性生活自由,还得要好长一段时间。”

“也不是很难。”

陈昭荣微解睡衣,露出半个胸乳^,她拿起奶油喷罐喷在自己的胸乳^上,声音娇媚:“官人要尝尝吗?”

官人当场就挪不开眼了。

不过官人毕竟当主人当久了,自制力还是有点的,她没有被这点伎俩硬控住,她没有扑上去,而是用舌尖慢慢地舔。

陈昭荣仰起头:“啊~官人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