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网站首页 > 禁烟恋爱(师生1v1) > 给个名分 jilehai.com

给个名分 jilehai.com(1 / 2)

人们常说,小别胜新婚,明珏此时深刻地体会到了。

从进门到现在,她就没有休息过,一直陪着他沉浮在欲海之中。在激烈的性事过后,她终于撑不住,双腿沿着床面慢慢滑了下去。程璧压在她身上粗声喘气,缓了一会儿,抱着她翻个身,阳根插着她,让她趴在自己胸口。他坐起来,靠在床头,宽大的浴巾垫在两人身下,盖住她半边身子。

他下巴靠着她的额头,用手掌抚去她额间和脸上的汗,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。

巨大的满足感包裹着他,此刻温柔小意,刚刚不顾她求饶发狠的人仿佛不是他。

白色的浴巾被折腾得不成样子,一团一团的水渍,昭示着他们的疯狂。

明珏坐在他怀里,只要稍微一动,就会被他箍住向上挺,吓得她不敢再动半分,只能含着他的东西闭上眼休息。

浓郁的情欲气息弥漫在房间里,缭绕在鼻尖久久不散。明珏汗湿的发散在他胸膛,程璧低头嗅了嗅她的肩膀,都是他的味道。

她有些醉了。手指轻轻摸他后腰,方才她抓挠的地方,有些刺痒。程璧紧紧抱着她,亲她半开半合的眼睛:“明珏……这里,只有你抓过。从前、以后,都只有你能留痕迹……”

他动了动胯,怀中人娇娇哼了声,白浊顺着腿心涌出少许。

“这里,是你的。我是你的……”

他微微颠伏着,让她感受自己不容忽视的存在。

明珏眼睛闭着,浅浅哼了几声。

手机铃声在安静的卧室中忽然响起。她艰难地睁开眼睛,抓住不停躁动的手机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powenxue7.com

——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号码。

她接起来,对面安静了几秒——

“喂?”明珏嗓子有些哑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对方情绪好像有些激动,甚至还听见了几个小声的声音,催促着手机号码的主人快些说话。

那男生咳了两声,忐忑开口:“请、请问,是明珏学姐吗?我、我是莫翰,就是那个……”

手机音量不小,又因拥抱着的姿势,电话的内容程璧听得一清二楚。他眼底的温柔随着男生说话的声音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、辨不清情绪的黑暗。

明珏晕晕乎乎,听莫翰说了半天,完全没有听进去。酒劲儿上来,她只想挂掉电话睡觉。

对方见自己说了半天,明珏一个字没有回复,不安地问了一句:“明珏学姐?你在……听吗?”

程璧忍无可忍,抢过手机,压低声音说:“莫翰是吧?是明珏的男朋友。请你不要再打扰她了,不管什么方式。”

说完,他挂掉了电话,把手机往地毯上一扔,把明珏拎了起来。

她被他带到了卧室一侧的墙边。醉酒的女孩软绵绵的,程璧从她身后圈抱住她的腰身,两个人站在了一面宽大的镜子之前。

那全身镜镶嵌在墙壁上,上方做了一排五盏花型小灯,暖黄色的光打在镜面上,将一对赤裸的人儿照得清清楚楚。

程璧目不转睛地看着镜中女孩潮红的醉态,嘴唇从她的侧脸、而后向下吻去,双手揉捏着她挺翘的胸乳^。分立的皙白双腿中,浓稠的白浊从她腿心处汩汩而下。

“睁开眼睛,宝宝。”程璧低声喊她。

明珏的意识朦朦胧胧,听话地睁开眼睛,看向镜中的自己,愣了半晌,好似在梦中。

程璧将她往前一推,她站不稳,双手下意识撑在了镜面上。她陡然明白过来,脖子上红了一片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“程璧……”

“我在。”他应着,一手向下,掰开了她的腿,硕大阳物贴上去,顶端轻吻她的花心,“看着我是怎样入你的。”

“不、不……嗯啊——”

滚烫的性器从下而上,没有任何余地,进入女孩身体的最深处。程璧激烈地吻她的后颈,腰胯不断地向前用力,将明珏的身体撞得前后颠簸。明珏的视线都模糊了,可依然能看到自己吞吃他的情景。

那粉色的窄小的yīn道,艰难地张开,将那阳物吞进去后,被撑开变成薄薄的两片。阳根在他身体里肆意地上下进出,捣弄她的敏感点,插弄中白沫细密、花液纷飞。

“程老师……嗯啊——”

“再叫大声一些。”

“程璧……”

她大口呼吸,纤腰微塌,配合他的动作。

“以后不许和他来往。”

程璧用了蛮力,重重一贯,将她顶到不自觉地踮起脚尖,又轻飘飘落下。

“听见没?”

“嗯、嗯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明珏哭出来,求他。“去、去床上好不好……”

“就在这儿。”

越来越多的白浊顺着大腿流下来,地上的毛毯都湿了一大片。明珏在镜前喷了两次,膝盖无力,险些跪下去,被程璧固定住,双腿张开到最大角度,颤颤巍巍地迎纳他的进出。

明珏感觉自己二十一年来的教养都在此刻崩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