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网站首页 > 沦为他们的玩物【nph】 > 欲火焚身的女人(唐随遇微h)

欲火焚身的女人(唐随遇微h)(1 / 2)

失去支撑的门板自动合拢上,将唯一一道亮光格挡在了外面,整个房间重新被黑暗覆盖。

好热……好难受……

密密麻麻的痒意好像是从血肉里带出来的,痒到她受不了,异常升高的体温,Xiao穴里面好烫,涨涨的,甚至开始流出水来。

浑身哪哪儿都难受,眼睛疼得厉害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挤压两个眼眶。

都这样子了,戚喻不可能再单纯的认为是自己不胜酒力的缘故,虽然没见过那种东西,但她绝对有百分百的理由相信,那杯酒肯定是被人下料了。

所以他到底想干什么???

怒气还没攒成一团,情潮却先光临。

女生全身被药效熏得滚烫,瓷白的肌肤被烧成了粉红色,呼出的气息又烫又热,脑袋好像有虫蚕食她的理智,渐渐地,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。

胸前的两颗蓓蕾被药意激得挺立,将那层薄薄的胸衣挺起,上头凸起了一个十分明显的痕迹。

身上的痒意让她的行为越来越不受控。一只手揉上了胸脯,另一只手摸到身下。她学着和陨之前对她做的那样,把手指放在外面抚摸。可是她不会,她从来没有自己爱抚过自己,细细的手指在阴户上胡乱的摸着,根本止不了痒。

带着哭腔的娇媚声音在漆黑的房间里扩散开来,喘得骚气十足。

唐随遇立在原地,冷眼看着地上发骚发浪的女人。

锐利的瑞凤眼染上一层冰霜,这些女人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,防不胜防,居然胆大的摸到了他休息室里来。

怎么,是刚刚用酒泼到他身上的伎俩不管用,现在直接给自己下药送上门来。

这种拙劣的手段他从成年之后几乎每个月都会遇到,而泼酒下药这些只是低级中的低级。

呵,又一个痴心妄想的女人。刚刚还留有的最后一丝耐性已经用光。

“滚出去。”

唐随遇看到了女人明显吓得一颤的动作,将视线收回,庆幸刚刚他没有开灯,不然被污了眼睛。

戚喻没想到房间里面还有什么别人,还是男人,吓到几乎要哭出声来。

“那就别怪待会儿保卫的动作不温柔。”